导航
关闭

拉手创业新闻快讯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创业点子 - 正文

美团佣金迷局:商家的“油”到底榨没榨?

作者:admin 时间:2020-05-07 浏览:

美团因对商户收取的佣金过高而遭到餐饮业的讨伐,佣金比例究竟是否合理、是否涉嫌垄断尚无法定论。不过,在这次口水战中,美团已经暴露了利润少、效率低等运营问题。

近日,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与美团的“佣金战役”已经打了两个回合,“战况”备受关注。此前,该协会呼吁美团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、减免商户佣金,对此美团回应道:“2019年刚刚实现盈利,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,且2019年八成佣金收入用来支付骑手工资。”显然这一回应并没使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满意,并放话“期待美团给出一个有实质意义的回复。”

此时,美团陷入了两难的境地,一方面是商家怨声载道,一方面是自身是否真有给予商户的让利空间,这个空间有多大?发现网就此向美团方面询问,但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回复。不过根据多方了解,记者发现美团的挑战确实不小。

商家的“油”美团到底“榨没榨”

据了解,2019年美团佣金收入达655.26亿元,占总营收比重为67.19%,同比大增39.38%。但美团在公开回应中表示,2019年美团外卖八成以上商户佣金在10%-20%,佣金收入的八成用来支付骑手工资,其中第四季度外卖平均每单利润也不到2毛钱,占收入的2%。关于具体的佣金标准,目前行业内并没有明确的答案,但是根据商户的说法,现有情况下,美团抽佣的比例已经给他们造成了很大压力。

某连锁餐饮集团的一创始人李总对发现网表示:现在整个餐饮行业绝大多数的毛利润在百分之五六十左右,美团现在最高的抽点到了26%,最低的也在18%左右。从商户的角度来说,除了支付佣金以外,还要承担推广费用包括一些其他的营销费用,如果佣金按照 25%来看,在平台上的综合运营成本应该达到30%以上。所以如果毛利为50%—60%,再加上30%的利润作为平台费用,那么只剩下 20%—30% 的利润去支付房租、人工等成本,这样的商家几乎不赚钱甚至赔钱。

此外,美团对商家的“霸道条款”——制定排他限制饱受争议。针对这个问题,李总举例道,比如美团市场占比60%,饿了么与其他的平台占到 40%,那么一个商家如果只能签美团的话,一个月的订单量损失会将近一半,如果同时上两个平台,订单量增加可能使商家产生利润或利润更高一点。

有商户表示饿了么并没有这类限制,这是否意味着美团因占据更多的市场份额而进行市场垄断?发现网采访了法律专家车老师,他表示认定构成垄断需要有一个前置条件的,从法律上来讲,认定它构成垄断,需要先去确定它的相关市场。但相关市场的界定往往既是核心,也是有争议的点。

所以从当前情况来看,很难在法律层面界定美团构成垄断行为。但是车老师提到,在《电子商务法》当中,对于“不合理的限制,附加不合理的条件,收取不合理的费用”有明确条款。这不禁让人怀疑,美团在钻规则的空子,疫情之下的餐饮业受到的冲击不小,而美团还在收取不断上涨的佣金,制定“二选一”的霸王政策,难免成为餐饮业讨伐的对象。

盈利不易 美团陷两难境地

面对业界的质疑,美团也打出“同情牌”,称去年第四季度其外卖订单的利润每笔不到2毛钱。据2019年年报数据,最突出的当属外卖业务,且多年来首次实现了扭亏为盈,但正如美团自己声称的“利润不高”一样,盈利的背后透露着更深的危机。

美团从2019年第二季度起开始盈利,期内净利润为8.77亿元,第三季度净利润13.35亿元,2019年全年净利润为22.39亿元。但值得注意的是,其总营收的增速在逐年下降,2017年~2019年,营收增速分别是161%、92.25%、49.58%,公司预测2020年的营收增速是23.57%。可见美团已经过了高速增长的阶段,并进入盈利期,但这个盈利期的开头却并不容易。

来源:财报

一方面,美团对外卖业务的依赖越来越重。聚焦外卖业务,2019年美团的餐饮外卖业务交易额为3927亿元,同比增长38.9%;收入为548亿元,同比增长43.8%;毛利率由13.8%同比上升至18.7%。同时,2019年第四季度,外卖业务的总交易额为1121亿元;收入为157亿元,同比增长42.8%;毛利为28亿元,毛利率由13.4%同比上升至17.7%。与此同时,美团外卖业务的销售成本在增加。2019年美团餐饮外卖业务的销售成本为446.1亿元,同比大增35.7%,对此,公司解释称“主要是由于配送订单数量增加而令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增加”。而对于第四季度比第三季度增加的3亿元销售成本,美团则称是给骑手的冬季补贴。

尽管美团称销售成本大增是因为外卖骑手成本的增长,但是2019年第四季度的销售费用表明,美团的外卖业务成本有减少。2019年第四季度美团的销售及营销开支为53亿元,比上个季度减少3亿元,公司称这是由于外卖会员制度产生更好的营销效率,对餐饮外卖业务的补贴減少4.17亿,雇员福利开支減少人民币0.57亿元,但同时对年底促销及品牌宣传的投入增加1.71亿元。如此看来,这相当于美团不仅在外卖业务上节省一笔钱,还补贴了品宣的支出。

来源:财报

另一方面,低利润遭遇舆情压力。如财报数据,2019年第四季度,美团餐饮外卖业务实现毛利27.87亿元,2019年第四季度公司交易笔数为25.05亿笔,可以推算出每笔订单实现毛利1.11元。如果像美团声称的每单外卖利润不到2毛钱,那么近1块钱的毛利去了哪,是“浪费”在了运营环节还是对外声称的利润不实?对此,资深业内人士认为,正因为美团给了外界模棱两可的说明,令大家更为疑惑。

(发现网记者罗雪峰 杨璐)

相关文章

评论专区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